邦良.青梅叹.预告

【邦良.青梅叹】

[想看的话可以评论一下√]

  刘邦也许已经说不清那是某年某月某日,他病下了,恍惚之中有人挑开草帘,凭着灯影近来。

  那人轻将他扶起,让他的身子依偎在自己胸口,轻抬手扶住了他滚烫的脑袋,小心翼翼地将碗中汤水替他喂下。

  青梅着水,温多时。

  酸的水,却又凝了甘甜几分,虽温热,却降了那不断上泛的燥气。渐渐的,待他眼前的一切趋于清晰,那人却又小心让他躺下,将碗放在了床头,转身离去。

  背影远去,融入暗处的朦朦胧胧。他颤巍巍伸出了手,又垂下了。

  南国的夜雨,翻涌着潮汽。他侧头听着窗外渐急的淅淅沥沥...

  2017-10-14 9 24
 

突然想到

邦邦看到了洗完澡的良良

硬邦邦。

  2017-10-11 6 51
 

百日邦良 DAY71

沉迷游戏,赶出来的)
希望有人看得懂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邦良.东大距】

时间还会流失。

你知道么,”张良放下书,扶了扶鼻梁上那副黑框眼镜,“水星很难被看到的。”
“为啥要看水星?”刘邦嚼着口香糖,望向窗外,“看不见就别看呗。”
“我想看。”
“你看水星,我看你就好了。”
“水星在今年会有两次东大距,那个时候它会出现在黄昏时分西方的地平线上面。它难被看到就是因为它的高度角不过三十度。”
“不懂。”刘邦晃了晃脑袋,托着腮瞧着张良的脸看的出神。穿过玻璃窗的光线在木质的桌板上面铺开。
“三月初五,水星今年第一次东大距,距日角19°,六月三十,水星第二次东大距。”张良自顾自说着,刘邦也只好象征性点点...

  2017-08-10 2 51
 

白良.SHIMMER

前些日子因为这个文被封号
这个是寒假的时候参本的文
因为结本了所以发出来给来不及买本本的筒子看了
感谢主催枝枝和我亲爱的城er

——————

[孩子,别再悲伤了]
[好好睡,晚安]

【白良.SHIMMER】

我在黑暗中
化作一颗火种
想为你
点亮整片的星空

2017年,上海市徐汇区某公寓
挣扎了一阵子之后,李白呻吟着从被单里伸出一只手,摸索着按灭了床头的闹铃,伸长脖子翻了个身子,大字形瘫躺在了被褥凌乱的床上,迷迷糊糊睁开眼,呆望着苍白的天花板。
晨时的日光穿过帘子的缝隙在阴暗的宅内画了一道白痕,细小的纤维在光线中浮浮沉沉。李白愣是看了好久,才转身拿起身侧的手机翻看。
2017年,1月19日,阴,7℃,空气污染指数47...

  2017-07-07 14 43
 

信良.折子戏

l刚才被封了
吓得删了文
后来发现这个好像没毛病所以发回来了..

[就这样吧,我再等你一辈子好了]
————

【信良.折子戏】

(一)

那一夜在宴上,将军给灌得烂醉,宴散了,客人皆去了,主人欲闭门时,才瞧着倒在角落里昏昏睡去的将军。

他敞着军衣外套,歪头靠着墙。无可奈何,在此处这么过一宿定会着了寒气。主人便命家丁在园中腾出一间小厢房,安排好让将军睡下。

夜过三分,月空澄澈,蝉音早息,秋小寒。

将军复了些许知觉,感着有一丝寒卷上身来便不住打了一个喷嚏。惊觉起身坐床上,始知是自己那时喝高了。望窗外,檐下小灯明。叹一口气,他又欲和衣睡去,恍惚间却听得外头有曲音。莫不是幻觉罢,将军心下想着,又起身...

  2017-07-06 4 22
 

邦良.枇杷树

重温《项脊轩志》

张良别去时,暮云曳夕光。
刘邦安静了,没有再说什么话去挽留。

日渐瘦削的背影,沿着汉白玉石阶渐渐远去。他脚底的影子被拉得无限长,直指东方。

他走了,他走了。
去远方。

最后他还是去了那一年同那位君主相遇处。
乱世安,鸡犬相闻。

他推开曾经住过的小院那扇已经微微腐朽的木门,院中草木杂生,蝶鸟间宿。

取下门下挂着的那把锈迹斑驳的镰刀,他俯身,小心打开了一条路,去了院中的一角。

落叶一地,草木萋萋。
别来是春满园,却又凄凄惨惨戚戚。

默然。

庭有枇杷树,吾与君遇之年手植之。
今已亭亭如盖矣。

十数年匆匆别去,君不再。
吾老矣。

他回头,发现身后不知何时立了一名男孩,男孩走上来扯了扯他的衣角,愣愣望着那枇杷树。

张良笑...

  2017-04-19 12 44
 
 
|1
|2
|3
|4
|5
|6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西山雨迟 | Powered by LOFTER